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动漫 《逆转世界的电池少女》

逆转世界的电池少女3.0

类型:动画 日本动漫  日本  2021 

主演:菲鲁兹·蓝 山下诚一郎 铃木爱奈 井泽诗织 

导演:安藤正臣 

剧情简介

《逆转世界的电池少女》 - 逆转世界的电池少女在线观看西历2019年,日本的改元在即。突然出现在上空的异次元裂缝。那里有天地逆转的异世界“真国日本”。维持着过去的军国主义——永世持续昭和时代的平行世界使用使现行兵器无效的煤气兵器“幻雾”和巨大人形兵器“伽蓝”,对我们的日本进行军事侵略。瞬间掌握政府,实现事实上的征服。我们没有迎来“令和”的时代……——十年后。作为真国的附属国脱胎换骨了的幻国·日本。在严格的审查中,曾经盛极一时的漫画、动画、偶像等亚文化已经完全灭绝了。但是,死宅仍未灭亡!为了保护亚文化,存在着一个与真国针锋相对的集团。这个集团是秘密结社“阿拉巴基”。主力兵器“伽蓝达尔”和成为其动力源而战斗的少女们。人们称她们为电池少女……

猜你喜欢

“最美农村女孩”李勒优:悲惨的童年,因《变形计》发生逆转,后来呢?

后来她在城里生活,然后在城里爸爸妈妈的帮助下,过上了更好的生活,然后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,而且和她的勤奋努力也离不开关系。



逆转裁判2的攻略

(一切都发生地那么突然,再次见到真宵时,她已经在拘留所又一次成了被告)真宵:我……杀了……那个人……成步堂:不是你杀的!真宵:结果……是一样的……(成步堂的记忆回到数天前……)6月16日 下午 3点34分 成步堂法律事务所雾崎外科医院院长雾崎哲郎来到成步堂事务所,邀请成步堂一同前往仓元家。原来他想请真宵做灵媒,但真宵提出一个条件:必须邀请成步堂一起来。一年前,雾崎外科医院曾经发生重大医疗事故,因投药错误导致14人死亡的事故责任人——护士叶中未实事后死于一场车祸。由于过失责任人未实死因蹊跷,致使雾崎医师遭受怀疑,去医院看病的患者大为减少。为挽回名誉洗脱嫌疑,雾崎想通过灵媒召唤护士叶中未实的亡灵写下认罪书以澄清事实……成步堂应邀来到绫里家,其间遇到摄影师夏美、真霄的姨妈绫里贵美子和其十岁的小女儿绫里春美。真宵持唯一一把钥匙与雾崎哲郎医生进入“对面之间”后,将门反锁,开始降灵仪式,一行人在房间外等候。过不多久,突然从对面之间传来两声枪响……成步堂打破房门,大家冲了进去。只见雾崎医师倒在血泊中……成步堂:啊!雾崎先生!(镜头转到屏风一侧,一个和真宵同样装束的女人提枪站立)???女子:那个男人…杀了我……所以……我杀了他……成步堂:你说什么!绫里贵美子命令成步堂和夏美马上去报警,两人连忙到外面给警局打电话。真宵作为重大嫌疑犯被警察逮捕。为了救出真宵,成步堂开始着手此案的调查。【6月19日】地 点 人 物 行 动修行者の间 雾崎 获得「对面の间」的鸟瞰图对面の间 贵美子 对话わたりろえか 无人控えの间 无人わたりろえか 大沢木 正确叫出她的名字(选择第二项),大沢木夏美是为了拍灵异照片而来修行者の间 大沢木和贵美子 撞开「对面の间」的门发现雾崎哲郎被杀。わたりろえか 长闲 对话控えの间 春美 刚要开口询问春美就惊恐地逃掉了仓院の里 大沢木 话题「気づいたこと」【6月20日】拘留所 真宵 得到「真宵の勾玉」成步堂法律事务所 发现死者留下的报纸「新闻记事1」 (一年前的医疗事故)对面の间 调查屏风,获得「ビヨウブ」,屏风上有弹孔,距离地面20cmわたりろえか 春美 出示「真宵の勾玉」,获得「黑いカギ」控えの间 长闲 谈到话题「被害者のこと」时,封锁修行者の间 系锯 询问「新闻记事1」,获得「新闻记事2」控えの间 长闲 【话题解封】:「新闻记事2」拘留所 绫里千寻 询问「黑いカギ」,封锁话题封锁:当对方不提供真实情况时,将会看到心锁,使用勾玉后依照顺序正确提出证物即可解除。成步堂调查所得情报:1.春美在案发后,拾到对面之间的钥匙;2.在对面之间的屏风上,有一高20CM的弹孔;3.来这里研究超心理学大学生叶中长闲,恰巧是叶中未实的妹妹;4.一年前的一场交通事故致使叶中未实死亡,叶中长闲受重伤住院。6月21日 上午 10点 地方法庭 第2法庭法官宣布法庭开庭。检察官是来自美国检查局自13岁担任检察官以来保持不败纪录的天才少女狩魔冥,声称要为父亲狩魔豪复仇打败成步堂。证言一~关于被害者的死因~(证人:系锯圭介)1.直接死因是,射入太阳穴的手枪子弹弹头。2.子弹是由极近距离射出的。3.不过,被害者在遭枪击之前,胸部曾被刺伤。4.虽然伤势非常重,但还不至于当场死亡。5.犯人为补上致命一击使用了手枪。询问1.圭介:直接死因是,射入太阳穴的手枪子弹弹头。成步堂:手枪是谁的?圭介:是被害者雾崎医师的。手枪枪把上除有被害者的指纹外,还残留有绫里真宵的指纹。询问2.圭介:子弹是由极近距离射出的。成步堂:极近距离?究竟有多远呢?圭介:大约30到50cm。成步堂:怎样判断的?狩魔冥:呵呵,行了行了,成步堂龙一。不要再提这种傻瓜国家的傻瓜才会问的傻瓜问题,真受不了你。极近距离被子弹击中后,弹痕周围会留下灼伤的焦痕。询问3.圭介:不过,被害者在遭到枪击之前,胸部曾被刺伤。成步堂:被刺伤过?凶器是什么?圭介:是这把绫里家的水果刀,上面有绫里真宵的指纹。成步堂:(狂汗)狩魔冥:呵呵……你怎么了。成步堂龙一?询问5.圭介:犯人为补上致命一击使用了手枪。成步堂:刺杀发生在枪击之前,你肯定吗?圭介:肯定。只要调查伤口就会明白。狩魔冥:唉,一个傻瓜兴致勃勃地听着另一个傻瓜的傻瓜见解。太阳穴在极近距离遭到枪击当然会即刻死亡。多动动脑筋吧,成步堂龙一!成步堂:(气死我了!)狩魔冥:死亡推定时刻是……6月19日下午3点15分。与证人们听到两声枪响的时刻吻合。法官:并且,两件凶器上都有被告人的指纹。嗯……简直是铁证如山。狩魔冥:(向所有人深施一礼)当然。法官:怎么样?辩护人。如果辩方的立场改成“正当防卫”,我们就继续听陈述,这是被告最后的机会。成步堂:(改成“正当防卫”的话,即是说认可“杀人”的事实!今后真宵就将一生背负杀人者的罪名,绝不可以!)成步堂:辩方的主张没有任何改变,除去“完全无罪”以外,不会再有其它!狩魔冥:(怒)系锯圭介刑事,用你最后的证言给予他致命一击!圭介:是。法官:等、等等。主持法庭的人是我……狩魔冥:(举鞭挥向法官席)法官:……那还是……陈述最后的证言吧。证言询问:对所有证言询问证言二~立证真宵犯罪的证据~ (证人:系锯圭介)1.很遗憾,还有更有力的证据。2.请看一下被告人在现场穿戴的服装。3.正如所见,服装上有血迹。4.显而易见,被告人杀害了无抵抗的被害者。询问3.圭介:正如所见,服装上有血迹。成步堂:法官大人!这件证物有重大问题!请看这件服装的袖口!法官:袖口?……!上面有一个小孔……还有微弱的火药味!成步堂:这是被子弹打出来的孔……确切地说应该是“弹痕”!法官:这可是重大线索!圭介:对不起!我们漏掉了!质问4.圭介:显而易见,被告人杀害了无抵抗的被害者。成步堂:我反对!这个弹痕说明被害人向被告开过枪。哪里是什么“无抵抗”!圭介:啊……!狩魔冥:的确看上去像是绫里真宵遭到被害者枪击,或许正当防卫可以成立。但是,还记得吗?辩方律师曾经清楚地说过——不是“正当防卫”而是“完全无罪”。成步堂:(受打击)证言询问:第3句>>询问→选择第一项仔细看→选择第二项有问题→指示衣服右下角有小洞→获得血衣的详细资料第4句>>出示「真宵の装束」证言三~推测事件的再现~ (证人:系锯圭介)1.在灵媒中,被告趁被害人不备以小刀突刺其胸部。2.被害人当然使尽最后之力奋力抵抗。3.两人扭打在一起,被害人取出手枪。4.被害人在极近距离开枪射击,但没有命中。5.被告趁机夺过手枪,给予被害人致命一击。质问4.圭介:被害人在极近距离开枪射击,但没有命中。成步堂:我反对!如果被害人在极近距离开枪,那为什么服装上的弹痕上没有焦痕?这说明开枪时两人相距并不近!狩魔冥:我反对!有可能是被告用小刀刺中对方后,随即与雾崎医师拉开距离,再度握起小刀摆好架势准备进行第2次袭击,那时被害人才开枪。成步堂:狩魔冥检察官的说法存在着致命的矛盾!(出示证物:屏风)子弹是穿过被告的袖口后击中屏风的,弹孔高度距地面仅20CM……即是说,开枪时被告是蹲在地上的!(法庭哗然)成步堂:请看一下现场的俯瞰图。开枪时,雾崎医师站在房间中央一带,而子弹击中屏风高度距地面仅20厘米,被告的位置应该是在这里!(屏风弹孔前附近位置)狩魔冥:请等一下!被害人是伏身射击的,这一点由弹痕的高度可以推测出来,被告应该是在被害人附近的位置!成步堂:(摇头)那不可能!狩魔冥:为什么?成步堂:理由你应该最清楚不过的了,狩魔冥检察官。由极近距离射击的弹痕上会产生焦痕。可是,这件服装的弹痕上却没有焦痕!如果绫里真宵是凶手,为什么不上前去补上致命一击,而是在屏风旁蹲下身呢?法官:确实……不合常理。狩魔冥:(冷笑)不愧是成步堂龙一。从什么都没有的最不利状况竟能硬撑到现在。难怪爸爸也感到棘手……成步堂:(冷汗)(跟她老爸一样世代遗传的皮笑肉不笑)证言询问:第4句>>出示「真宵の装束」→选择第二项有问题→选择证物ビヨウブ→被告所站位置为屏风弹孔前附近→坚持真宵不是犯人,选择第一项状况完全改变法庭休息同日 上午11点43分 地方法院 第2法庭法官:那么,审理开始,本日的预定……狩魔冥:那种无关紧要的事先放一边!该叫证人上庭了,你安静一会儿。法官:唔……狩魔冥:请事发当日的摄影师出庭!证言四~关于事件当日~(证人:大沢木夏美)1.只有被告人和雾崎先生进入“对面之间”。2.我们在门前等待,突然听到“砰”地一声枪响!3.成步堂打破房门,我和他一起进入现场!4.发现被杀害的被害人和提着手枪的被告。5.房间中就只有他们两个!(提出一张事发现场的照片,法庭受理)询问1.夏美:只有被告人和雾崎先生进入“对面之间”。成步堂:真的只有两人吗?狩魔冥:我抗议!辩护人当时不是也在那里吗?成步堂:(汗)唔……狩魔冥:(笑)请你自己回答!真的就只有两人吗?成步堂:(狼狈)是的。只有雾崎先生和真宵……法官:啊!辩护人作证了!询问2.夏美:我们在门前等待,突然听到“砰”地一声枪响!成步堂:真的是枪声吗!狩魔冥:我抗议!你自己应该听到了!成步堂:唔!狩魔冥:接下来请你回答,真的是枪声吗?成步堂:……是的,的确像是枪声……询问3.夏美:成步堂打破房门,我和他一起进入现场!成步堂:成步堂把门打破了?你肯定吗?狩魔冥:……辩护人,还是你自己说省事。成步堂:(汗)唔……是我打破的,对不起。询问5.夏美:房间中就只有他们两个!成步堂:屏风后面你看过了吗?夏美:当然,房间里大致都看过了!屏风后面没有人!法官:(击槌)够了。证言完全没有问题。法官:虽然这张照片不能看清被告的脸,但根据目前状况判断,可以断定是被告人。辩护人,还有其它问题吗?成步堂:没有。狩魔冥:终于承认了!法官:到此为止!辩方好像也没有问题要提问了。千寻:成步堂……身为辩护律师……可不能有那种沮丧的样子……成步堂:千寻!(千寻借春美的身体现身)成步堂:你是……春美!千寻:证据在你的头脑中沉睡。再回忆一下在“对面之间”看到的情景……再次询问夏美吧!法官:那么,对这个证人的提问终了!成步堂:等等,法官大人!辩方请这个证人再次作证!法官:却下!最后的提问已经终了……(话未说完,突然挨了一鞭)狩魔冥:就让他试试吧。我的立证不会留下任何疑问的余地,要让他知道这一点。法官:可是……我也还有……(又挨一鞭)……好,继续继续!证人,开始作证!夏美:需要我说什么?成步堂:将进入“对面之间”时的事再陈述一遍。证言询问第4句>>询问→选择第一项追问第5句>>询问→追问第一项屏风内侧→选择第二项没有证据第1-3句询问证言五~有关事件当日?2~(证人:大沢木夏美)1.一进入那个房间,我首先摄下真宵。2.我害怕……死尸,所以没怎么看尸体那边。3.我对血、妖怪之类的很犯憷。4.接着,我将相机对准真宵,按下快门。询问4.夏美:接着,我将相机对准真宵,按下快门。成步堂:两次……快门。当时你按了两次快门……即是说,你藏匿了其中一张照片!(全场哗然)夏美:我想提交那张照片的!但被那边的检察官阻止了!法官:狩魔冥检察官,你需要解释一下。狩魔冥:两张照片几乎拍摄了同样的内容。这样的照片,没有提交的必要。(提交现场照片2)法官:这张照片里的人……不是绫里真宵!不仅面容,连体型都相差很大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狩魔冥:法官大人。请看这张照片。(取出一张照片)这是昨天在拘留所会面室摄下的,成步堂龙一和绫里真宵……法官:绫里真宵?但是……这根本不是她!狩魔冥:那是当然,因为她正处于灵媒中!(法庭哗然,法官的击槌声令全场安静下来)众人:难以相信……真有这种事……狩魔冥:绫里真宵可以通过灵媒将自己改换成他人的样子!法官:虽然难以相信,但这个人应该是被告人绫里真宵!成步堂:我反对!法官大人!请看这里……照片人物左袖口……本该有的东西却没有。狩魔冥:“本该有的东西”?啊!成步堂:在被告服装的袖口上有弹痕!在照片中应该会被拍下来!(全场哗然)法官:狩魔冥检察官!你……竟将这么重要的证物藏匿起来!狩魔冥:(深施一礼)就让那个傻瓜刑事替我谢罪吧。法官:什么?让他……狩魔冥:是他疏漏了这件服装上的弹痕,没有写进报告,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张照片是重要物品。法官:嗯……那倒也是。狩魔冥:那个刑事会很高兴地接受惩罚,在下次的开支审核上会有好戏上演。成步堂:(可怜的圭介刑事)成步堂:法官大人!在被告的袖口上有这样的弹痕,但照片中的人的袖口上却没有,其理由只有1个,开枪射击之人根本就不是被告!狩魔冥:我抗议!辩护人简直在胡说八道!成步堂:我哪里胡说了?狩魔冥:证人!(向证人席挥鞭)夏美:为什么我要来这种地方受虐……狩魔冥:你说过的,踏入现场时现场只有被告和被害人!夏美:是啊。狩魔冥:敢撒谎的话,别怪鞭子不长眼睛!夏美:唉……算我怕了你……(挨鞭)啊!不会错的!房间里再没有其他人!狩魔冥:成步堂龙一!请你回答,当时被告去哪里了?并且,这张照片上的女人又是从哪里进来的?成步堂:(狂汗)……唔……狩魔冥:怎么样?成步堂龙一。让我看看你在最后的最后的逆转!成步堂:(拍案)当时,真宵离开“对面之间”外出了!狩魔冥:一副傻瓜面孔的傻瓜在作傻瓜之梦。绫里真宵由绫里贵美子看守,根本不能离开现场!成步堂:(出示钥匙)夏美!这把钥匙,你还记得吗?夏美:那是……“对面之间”的钥匙!那个房间的钥匙只有这一把,绫里真宵在灵媒开始时就是带着这把钥匙将门反锁的,所以我们只好破门而入。狩魔冥:(汗)等一下,成步堂龙一……为什么你会持有那把钥匙?成步堂:绫里真宵上的锁,钥匙本应是她拿着。但在逮捕时她并没有拿着钥匙!这把钥匙是一个叫春美的女孩子送给我的,可是那个女孩根本就不在现场!(法庭哗然,众人议论纷纷)狩魔冥:!法官:看来现在还无法对被告判决。(法官木槌声响起,法庭正式休庭)第4句>>询问→选择任意→获得「ナツミの写真2」法庭答辩:选择第二项相片的人不是真宵→选择第二项立证できる→指照片中人物左袖口处(无弹痕)→选择第三项发炮したのは、别人→选择第二项真宵出了房间→证据「黑いカギ」【6月21日】地 点 人 物 行 动仓院の里 春美 对话;话题「春美のアリバイ」,封锁;调查「黑いカギ」(引出「焚烧炉」线索)对面の间 贵美子 对话获得仓院流灵媒道创始人「アセ サト キミウコ」人物情报わたりろえか 长闲 话题「交通事故」,封锁;调查蓝色的罐,获得「仓院のツボ」;调查焚烧炉上紫色的布,获得「布きれ」拘留所 真宵 对话(引出春美最喜欢的球的话题「マリ」得到「衣装の箱」线索)仓院の里 大沢木 见到成步堂马上逃掉,追到修行者の间再次逃掉,追到控えの间调查衣箱,大沢木跳了出来!控えの间 发现衣箱上有一弹孔,高度也是20cm ,获得「衣装ぼこ」;调查地上一个蓝色球,获得「春美のマリ」修行者の间 春美 【话题解封】:指“わたりろえか”的位置、「春美のマリ」、 「仓院のツボ」、仓院流灵媒道创始人「アセサト キミウコ」,修正证物「仓院のツボ」仓院の里 大沢木 询问「叶中长闲」人物情报,引出「长闲の情报」话题,对话后得知长闲曾在堀田病院住院。堀田病院 堀田 对话;出示「辩护士バッジ」表明身份,获得「免许の写真」、证物「新闻记事2」拘留所 千寻 对话仓院の里 大沢木 对话;わたりろえか 长闲 【话题解封】:「叶中长闲」、「新闻记事2」、「免许用の写真」、「叶中未实」仓院の里 春美 对话拘留所 千寻 对话;【话题解封】:「绫里贵美子」、「布きれ」、「黑いカギ」、「叶中长闲」成步堂调查所得情报:1.在春美拾到钥匙附近的焚烧炉中找到一块带血迹的灵媒服的碎布;2.案发时,春美一直在走廊修理不小心玩球时打碎的祖传罐子;3.长闲车祸后曾经在堀田医院整容,堀田拿出当时为其整容的依据——驾驶证上的照片为证。6月22日 上午 10点 地方法院 第2法庭狩魔冥:成步堂龙一,期待今晚的新闻吧,将在全世界播放……你败北的样子千寻:全世界……你要出名了,成步堂君。狩魔冥:穿着傻瓜服装傻瓜般地做着与傻瓜匹配的傻瓜蠢事。出名的人是我!13岁担任检察官以来5年间保持不败纪录的天才。这是我在这个国家的首次胜利,将受到全世界注目法官:在昨天的法庭上显示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。狩魔冥:……被告人离开“对面之间”的可能性。法官:是的,这把钥匙即是证据。本该在“对面之间”的钥匙,却被发现于其它场所。狩魔冥:法官大人。对此我想首先声明一点。法官:什么?狩魔冥:从事件的发生到被逮捕期间,被告曾离开过那个房间一次……检方承认这是事实。成步堂:你说什么!(法庭哗然)法官:但是……狩魔检察官!你打算怎样解释这张照片呢?你也认可照片上的人物不是被告吗?狩魔冥:我当然不认为被告是无辜的。法官:那么,究竟……?狩魔冥:绫里真霄是在杀害被害人以后离开那个房间的!钥匙就是那时掉落的。法官:对此你能立证吗?狩魔冥:为了立证我才会站在这里。请被告的姨妈绫里贵美子作为证人入庭。(绫里贵美子走上证人席)狩魔冥:证人,你的名字和职业?贵美子:我叫绫里贵美子……偶尔作作灵媒……狩魔冥:事件发生后是你看守真宵的吗?贵美子:是的。给真宵实施除灵术,将寄宿于体内的亡灵送回冥界。狩魔冥:在实施除灵术时发生了什么事?贵美子:被真宵逃掉了。证言六~放跑真宵的事~(证人:绫里贵美子)1.听到枪声后,成步堂他们两个破门而入。2.我拜托他们去叫警察。3.真宵提着手枪精神恍惚。4.真宵突然将我撞开,夺门而出。5.劲头很大,我脖子上挨了一下,晕迷了一阵……6.之后真宵去了哪里,我就不知道了。询问2.贵美子:我拜托他们去叫警察。成步堂:只是打个电话,为什么要支使两个人一起去?贵美子:因为不想再有其他牺牲者。“或许那个摄影师的生命也有危险”……当时我是这么想的。法官:真是菩萨心肠。询问4.贵美子:真宵突然将我撞开,夺门而出。成步堂:你的体格比被告好,这么简单就让她逃掉了?狩魔冥:我反对!你好像忘了吧,成步堂龙一。请看这张照片,这时的被告,并不是“绫里真宵”!成步堂:啊!贵美子:恐怕那个护士生前练过空手道什么的。法官:到此为止!狩魔冥:请叶中长闲入庭。(头戴白帽,笑眯眯的红发女孩走进法庭)狩魔冥:证人。你的名字和职业?长闲:我叫叶中长闲,在大学研究超心理学。法官:超心理学?长闲:通俗地说就是……鬼神之类的。法官:通俗地说也不能理解。狩魔冥:您还是回家查字典吧。证人……请开始作证。证言询问:第2句>>询问→选择第一项追问第3句>>询问→选择第一项追问第4句>>询问第6句>>询问→选择第一项追问证言七~事件之后目击到的事~(证人:叶中长闲)1.灵媒开始时,我正在休息室睡觉。2.过了一会儿,忽然有人进入房间。3.是我……死去的姐姐!4.我好怀念她……真是太高兴了。但是……4 我没有害怕,因为姐姐的服装一如往昔。5.姐姐……对我讲了可怕的事。长闲:姐姐对我说,“那场车祸不是交通事故!……是他给我喝了安眠药……我是被人杀害的……所以我要复仇……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?长闲……”狩魔冥:怎么样?法官大人。法官:我无法相信……附身在灵媒师身上的亡灵向杀害自己的人复仇……询问4长闲:我没有害怕。因为姐姐的服装一如往昔。成步堂:长闲小姐,这是你精心策划的谎言啊。长闲:……!狩魔冥:你说什么!成步堂龙一!成步堂:长闲小姐,你的证言是这么说的“我没有害怕,因为姐姐的服装一如往昔。”长闲:是啊。成步堂:请看这张照片……这样的人在眼前出现,无论是谁都会大吃一惊吧!狩魔冥:……衣服上沾满血!成步堂:长闲小姐!为什么刚才你对血迹之事完全没有提起!长闲:!(惊慌失措地咬帽子)法官:证人?长闲:(慌乱中目露凶光)烦人!人家现在不是正在思考吗?狩魔冥:证人……请镇静。长闲:(恢复常态)对不起啦。我这人特爱冲动……狩魔冥:那么,请继续吧。证言询问:第4句>>询问→选择第一项追问→选择第二项重要→修正证言→「ナツミの写真2」或「真宵の装束」证言八~事件发生后,目击的事?2~(证人:叶中长闲)1.“休息室”里有点暗。2.那件服装是紫色的,所以没看见血。3.我劝姐姐不要那样做。4.然后,就和姐姐去“对面之间”了。5.前往“对面之间”的途中没遇到任何人。(添加证言)询问4.长闲:然后……就和姐姐去“对面之间”了。成步堂:当时你姐姐的情绪很平静吗?长闲:是的。大概是向雾崎先生复了仇,感到心情舒畅吧。狩魔冥:我也想早点心情舒畅,成步堂龙一。成步堂:(大汗)(拿着鞭子说这种话)前往现场途中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?长闲:没发生什么事呀,在“对面之间”只有贵美子。成步堂:请再好好回忆一下!法官:证人带领姐姐回去的途中,没有发生奇怪的事……这一点很重要吗?成步堂:因为重要所以才问的!法官:那么,证人,请将刚才的发言加到证言里。询问5.长闲:前往“对面之间”的途中没遇到任何人。成步堂:(提示人物绫里春美)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贵美子的女儿春美。(出示证物“罐子”)灵媒开始时春美打破了罐子,在此期间春美一直坐在走廊里试图粘好它!长闲:你说什么!成步堂:而这件事长闲小姐却完全没有看见,请问事件发生时你究竟在哪里?长闲:(咬帽子)我在“休息室”睡觉……成步堂:刚才长闲小姐作了如下证言“在对面之间只有贵美子”。确实,那时夏美和我都不在,在“对面之间”只有贵美子。但是当时一直在休息室睡觉的你却是不可能知道的!也就是说,长闲小姐,你曾经去过对面之间!并且,没有通过走廊!请看这个屋邸的鸟瞰图……法官:要想从“休息室”进入“对面之间”只有通过走廊!成步堂:是这样的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我才要问“事件当时证人在哪里?”长闲小姐,请回答!狩魔冥:我抗议!辩方以毫无根据的推理来盘问证人。既然如此,你说证人当时在什么地方?成步堂:(指地图上的对面之间)长闲当然是在这里。狩魔冥:案发现场!(法庭哗然)狩魔冥:你在说什么?成步堂龙一!灵媒开始后,那个房间只有被告和被害者!成步堂:长闲也在现场,只是已经隐藏起来了。长闲:竟说我藏起来了!那你说藏在现场的什么地方?成步堂:(指向屏风后面)在这里。(出示证物“衣箱”)证人当时就躲在衣箱里!请仔细看这个衣箱。法官:这……上面有“孔”!距离底面20cm高!狩魔冥:(大汗淋漓)与屏风上的“孔”的高度相同!成步堂:没错!开枪之时,衣箱就放在距离屏风很近的位置与屏风一起被手枪子弹洞穿!(手指证人)长闲!你就是这样躲在屏风后面等待机会……杀害雾崎先生的!(全场哗然,叶中长闲遭受沉重打击,用帽子蒙住头)成步堂:叶中长闲就是躲在这个衣箱里,穿着灵媒师的服装变装成绫里真宵杀害雾崎先生以嫁祸被告!狩魔冥:将衣箱运到现场,变装成被告,再杀害被害人,从现场逃脱……这么多的事……以一人之力绝不可能做到!成步堂:(坦然)确实不可能……狩魔冥:(挥鞭猛抽成步堂)像你这种白痴律师我绝不原谅!成步堂:等等!狩魔检察官……我不是说“一人之力不行”吗?狩魔冥:难道说……?成步堂:不是仓院的人不可能准备灵媒师的服装,不是绫里家的人不可能准备衣箱……狩魔冥:难道共犯会是……绫里贵美子!(法庭哗然)成步堂:不错!当时犯人预先穿上灵媒师的服装、戴上假发,变装成被告人潜藏在现场。不久,灵媒开始,犯人蹑足接近闭上眼睛的两人……绫里真宵被



Copyright © 2008-2018